威尼斯手机版下载

关键字不能为空!

确定

中国制造崛起之难

2018-05-09

       本文从大国博弈的视角,历数了发达经济体对围剿中国制造的手段,审视了中国制造崛起之难。或许作者是民族情绪与丛林法则的拥趸,但揭示了三个内容意义深远——

       其一,制造业对一国崛起毋庸置疑的重要性;其二,在全球竞争格局中,中国制造业突围升级所必须克服的陷阱;其三,也是文章最想表达的,“独立自主地拥有自己的技术,永远都是最好的反击手段”。

       这个世界很大,这个地球上人很多。但是在通向发达国家的道路上,却是无比的空旷。

       在2018年的世界,中国是唯一一个正在大步走向发达国家的国家。成为发达国家是如此艰难,以至于虽然前方就是发达国家,但是我们的身后,其实空无一人,并没有同行者。

       在过去的50年,真正算得上迈入发达经济体的,也就是亚洲四小龙和以色列。其中只有一个人口大国,那就是人口超过5000万的韩国。对于拥有8亿多人口的发达经济体而言,相当于增加了大约6%左右的体量。

       而中国就有点不一样了。14亿人口全部进入发达国家,这是不得了的数字,比现有发达国家之和还要大。这将完完全全改变发达国家的面貌。

       在种族上,黄种人将取代白种人获得优势地位,黄种人不再是发达国家里面的边缘族群。在控制权上,西方控制权将大大衰落并向中国转移。与日韩等国相比,中国将成为第一个不受控制的敲门者、门口的野蛮人。此外,发达国家的文化和文明内涵将会彻底被改变。

       绞杀中国制造,阻止中国和中国企业崛起,是发达国家政府和企业保持地位与竞争力的必然选择。

       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对中国制造业的围剿,有以下十个重要的手段。

       以下企业都经历过外资收购:中国最大的空调企业格力;最大的工程机械企业徐工;最大的果汁企业汇源;最大的碱性电池制造商南孚;最大的啤酒公司雪花、青啤、哈啤;最大的厨房小家电企业苏泊尔电器……

       他们中有的在反收购浪潮中得以保存,比如格力,当年度过收购危机之后如今大放异彩;有的只是出售了部分股权;有的则彻底变成完全的外资,甚至在品牌出售后,彻底地消失在历史长河里面。

       我们无需盲目排斥外资入股中国公司,但是必须要重视对核心资产的保护。美国和日本在这方面,就做的非常好。

2015年7月,媒体报道中国紫光以230亿美元向美国美光公司提出收购要约,到2016年1月就被美国人断然拒绝。

2016年12月,中国芯片投资基金(GrandChip)在一项声明中宣布,取消原定并购德国半导体设备制造商爱思强(Aixtron)的计划,原因是在美国那里审批失败。

2017年4月,日本东芝的存储器业务想出售,日本人毫不犹豫的把中国公司和中国资本排除在收购者以外。

2017年9月,特朗普签署执行公告,做FPGA芯片的莱迪思,也不卖给中国企业。

2017年9月,世界三大移动GPU公司之一的Imagination以5.5亿英镑卖给中资凯桥(CanyonBridge Capital Partners),但是其旗下的MIPS CPU业务却卖给了Tallwood Venure Capital,原因就是MIPS CPU业务包括所有的MIPSIP和专利,美国CFIUS不会审查同意。

       发达国家由于拥有技术优势,同时在长时间发展中形成了完整的专利壁垒和专利保护法律,对后来者形成了巨大的障碍。大公司里人员数量庞大的法务部,不仅可以保护自身知识产权不受侵犯,也同样可以成为打击对手的手段。

华为进入美国和思科诉讼案

美国思科一直是全球路由器和交换机领域的全球霸主,在全球数据通信市场占有率一度接近70%。

而中国华为公司从1999年开始进入该领域,仅仅3年后的2002年,该公司在中国的路由器和交换机市场的占有率就已经直逼思科。同时2002年6月,华为成立了美国公司,当年华为在美国的销售额比2001年大幅增长了70%,思科产品竟然首次出现了份额下滑。

2003年1月24日,思科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东区联邦法庭对华为提起诉讼。思科提交的诉状长达77页,主要内容是指控华为在多款路由器和交换机中盗用了其源代码,涉及的专利、版权、不正当竞争、商业秘密等罪名高达21项。这是思科17年来首次主动提起诉讼,也是华为成立15年来首次被外国企业起诉。

不仅如此,思科更是进行广告投放进行大肆宣传,对媒体造成了广泛的影响,在诉讼开始时,美国舆论几乎一致认定华为窃取了思科的东西,美国几家最著名的财经媒体对华为侵权做出了肯定性报道,还有媒体怀疑华为具有军方背景。

华为向美国方面开放了VRP平台的源代码用于比对,第三方分析人员没有一个是中国人,包括斯坦福大学教授数据通讯专家Dennis Allison在内,对思科IOS和华为的VRP平台新旧两个版本进行了对比分析,结果是:

华为的VRP平台有200万行源代码,而思科的IOS则用了2000万行,其中华为VRP旧平台中仅有1.9%与思科的私有协议有关。同时在思科提出的8大类21项指控相关的2000多条源代码中并没有发现华为对思科的侵权。

2003年3月20日,华为和3Com的合资公司宣告成立,共同经营数据通信产品的研究开发、生产和销售业务。这是思科与华为诉讼案中的转折点。

时任3Com公司CEO的克拉夫林随后出庭作证表示,华为的技术和实力是值得信赖的。事实上,在成立合资公司之前,3Com对华为技术、管理等各个方面都进行了考察,正因为信任才决定合资合作。

此后,在双方反复举证,并进行过两次听证会后——2003年6月7日,法庭驳回了思科申请下令禁售华为产品等请求,拒绝了思科提出的禁止华为使用与思科操作软件类似的命令行程序。但又颁布了有限禁令:即华为停止使用有争议的路由器软件源代码、操作界面及在线帮助文件等。

2003年10月1日,双方律师对源代码的比对工作结束,事实证明,华为并没有侵权。2004年7月末,思科与华为达成最终和解协议。法院终止思科对华为的诉讼,最终全部解决了该起知识产权案件的争议。同时思科今后不得再就此案提起诉讼或者就相同事由提起诉讼。

       华为和思科诉讼案,在2003年的中国是最具影响力的财经新闻之一,不亚于今天的中美贸易战和美国制裁中兴案。

       实际上,在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过程中,这类诉讼不胜枚举,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知识产权保护可以保护创新,却也成为了先进者打压后来者的工具。

       华为无法进入美国已经尽人皆知。前不久,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轮值CEO徐直军再次谈到了这件事情。

分析师问:我很关心最近在美国发生的贸易壁垒,之前华为和AT&T的合作也流产了。您如何看待和评价美国现在商业环境,以及近日发生的中兴事件?

徐直军:中美之间的问题不是我在这里能说清楚、可解决的。作为华为,还是聚焦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管遇到啥困难,更加服务好客户,才能长期生存和发展。

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意志为转移的,与其你无法左右,还不如不去理它,有更多时间和精力去服务好自己的客户。

有些事情放下了反而轻松。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电信设备市场之一,华为只做美国以外的市场,就在2017年做到了900亿美元,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不仅如此,美国不只是禁止中国在美国销售高科技产品,同时还准备限制中国在美国进行高科技投资。

       据彭博社和《金融时报》报道,当地时间2018年4月19日,负责监管国际市场与投资策略的美国助理财长希思·塔博特(Heath Tarbert)表示,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动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来限制中国在美国涉及敏感科技行业的投资,其中包括半导体以及5G无线通信技术。

       除了1996年《瓦森纳协定》限制出口军用以及军民两用物资以外,2015年美国禁止向中国的超级计算机出口芯片。2015年4月,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决定禁止向中国4家国家超级计算机机构出售“至强”(XEON)芯片。

       在此之前,美国商务部在2月18日发表的公告称,使用了两款英特尔微处理器芯片的天河二号系统和早先的天河一号A系统,“被认为是用于核爆炸活动。”

       此次被禁运的4家机构分别是国家超级计算长沙中心、国家超级计算广州中心、国家超级计算天津中心和国防科技大学,它们被美国列入“坚持违背美国国家安全或者外交利益的实体名单”。

       到2017年底,中国已经使用国产芯片对英特尔的芯片进行替换。以运算速度全球第二的“天河二号”为例,到2017年美国已经禁止对中国出售的Xeon Phi加速器,但到2017年底,“天河二号”就使用全新的国产Matrix 2000加速器,替换原有的Intel加速器。

       实际上,美国人的对华出口管制清单远远不只是超算芯片。目前的中美贸易战,光看双方互相征收关税的货物清单,感觉中国是工业国,美国是农业国。其实不然,美国自我设置限制不对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而已。

       其实给专利付费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利用技术优势地位获取不正当利益,就会极大的打击后来者的进步。其中典型的就是高通税。

       我国是世界手机设计和生产大国,高通2017财年产生的223亿美元收入中,就有65%来自中国,销售额超过970亿人民币。

       2015年2月,中国发改委宣布对高通处以人民币60.88亿元罚款。理由是——

经调查取证和分析论证,高通公司在CDMA、WCDMA、LTE无线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市场和基带芯片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实施了以下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一是收取不公平的高价专利许可费。拒绝提供专利清单,过期专利一直包含在专利组合中;要求被许可人将持有的相关专利向其进行免费反向许可;对于曾被迫接受非标准必要专利一揽子许可的我国被许可人,按整机批发净售价收取专利许可费。

二是没有正当理由搭售非无线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在专利许可中,高通公司利用在无线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市场的支配地位,没有正当理由将非无线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进行搭售,部分被许可人被迫从高通公司获得非无线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

三是在基带芯片销售中附加不合理条件。高通公司将签订和不挑战专利许可协议作为我国被许可人获得其基带芯片供应的条件。由于高通公司在基带芯片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中国被许可人被迫接受不公平、不合理的专利许可条件。

       中国发改委的整改措施,除了罚款及消除高通以上的霸王条款之外,最大的进步是高通在中国只能按照整机批发净售价的65%收取专利许可费,大大的降低了我国手机企业的负担,这也是高通在全球首次改变其收费规则。

       总的来说,随着中国手机公司在无线专利方面不断进步,高通税是在不断退坡。另外随着中国手机厂家的实力上升,对高通也有了更多的议价权。去年底,华为暂停向高通支付专利授权费,与高通展开了重新谈判。

       合资并不意味着吃亏,但合资往往只有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才会有双赢。

       作为最大工业产业的汽车产业就是个典型。一直到2018年,我国几大国有汽车集团,其主要利润来源仍然是合资企业。

       设立合资企业,是发达国家企业通过利益分享的方式,和中国主要企业进行利益捆绑,同时让对方将资源投入到合资企业,将骨干人才调入合资公司以获取利润,减弱其自主开发技术和自主发展的动力和能力,控制对方在自己的框架内发展,可以有效地掌握其发展节奏。

       合资公司会不会成功,取决于双方是否势均力敌。我国汽车工业当年在技术和管理处于绝对弱势的情况下和外方合资,理论上是市场换技术,但就单个企业而言,根本无法实现对市场的控制,同时在技术、管理和质量管控上又处于弱势,直接导致在合资企业失去话语权。

       相反,高铁就成为成功案例。由于铁道部进行统筹,整个中国市场被中方牢牢掌控,在高速列车技术能力当时远远弱于外方的情况下,掌握了主动权,成为了强者,结果外方不得不进行了技术和制造工艺的转让。

       合资公司里面,强者一定会占据主导权,同时也会获得更大的利益,除此之外,合资公司甚至还会成为发达国家阻碍中国自主产业发展的一种手段。

       典型的就是光伏产业。目前,中国已经占据了世界的压倒性份额,光伏产业链各环节生产规模全球占比均超过50%,继续保持全球首位。

       生产光伏组件的生产设备,曾经长期把持在欧美发达国家企业当中,在2006年,中国企业要想搭建完整的一条100MW光伏产品生产线,只能向发达国家企业购买,费用高达1.6亿元-2亿元。

       不仅是生产设备,发达国家还通过高昂的原材料,零部件价格,从中国制造业攫取大量利润,同时也抬高了中国企业的生产成本,降低中国公司产品的竞争力。

       要打破这个局面,中国只能搞自主研发,到了2016年,光伏生产设备行业十种主要的生产设备,已经有七种实现了国产化,而这时,2016年,一条100MW生产线的工艺设备的投资,仅需要6000万元左右。由此可见,国外设备商从中国公司身上攫取了多少利润。

       我们当年说,中国光伏产业崛起是非常了不起的,我们曾经经历过两头在外:一边是关键的昂贵的原材料和设备需要从国外采购,另一方面主要的市场又在以欧洲为主的国家,导致我国一边要进口昂贵的进口设备和原材料零部件,同时为了进入欧洲市场,还要花费大量资金进行相关的测试和认证。

       中国制造,真的是无数人通过艰苦奋斗才做起来的。

       最为典型的就是IT领域的windows+Intel体系和ARM+安卓/IOS体系,发达国家企业通过先发技术优势,形成了强大的生态系统,让后来者的自主研发丧失了市场需求,变得无利可图。

       在中国,比如阿里巴巴通过在西方生态体系中赚取了利润,投入自主研发,今天阿里云计算的数据库Oceanbase,云操作系统飞天,以及2017年整合发布的物联网操作系统AliOS,都在逐渐摆脱西方生态体系开始实现自主化。

       上汽荣威和雪铁龙发布的电动汽车,都使用的是阿里的端操作系统AliOS。华为也同样发布了自己的物联网操作系统liteOS。操作系统,在桌面很难挑战windows,在移动端很难挑战安卓和iOS,但是在新兴的物联网领域,华为和阿里都发布了自己的操作系统,并且已经形成了销售额。

       阿里巴巴在汽车行业布局最早,2016年7月发布的荣威RX5上搭载的互联网智能系统1.0,是由阿里和上汽组建的合资公司斑马智行提供,底层系统基于AliOS。直到2018年3月,荣威RX5月销量仍然高达22065辆。

       美国人2018年3月23日签署的备忘录,直接就是面向中国制造2025的十大领域进行征税,税率预计为25%,这其实是非常严重的事件。

       以前美国只是禁止华为进入美国市场,华为的主力产品是通信设备,因此美国封锁华为,其实只是封锁了中国的一项高科技产品不能进入美国市场。

       而贸易战对准的中国制造2025的十大领域,意味着中国公司被封锁的范围从华为开始远远的被扩大,这大大超过了对华为封锁对中国的影响。

       这次的中兴就是最为典型的案例。

       为什么美国这次对准中兴不放,因为在通信设备领域,中兴已经取得了胜利,目前处于穷追猛打的阶段。全球四强,华为和中兴在不断上升,而爱立信和诺西则处于节节败退的境地。

       华为和中兴按照这个趋势下去,正在走向逐渐垄断全球通信设备市场,这成为中国第一个也是优势最大的一个电子高科技产业,因此美国人选择中国的这两家主力企业针对性下手,是做了精心选择的。

 

       以上是总结的是西方打压中国产业发展的十个手段,我们称之为发达国家对中国制造的围剿;而我们针对西方十大手段的反制就是反围剿。

       这些围剿手段,每一项都可能置中国企业于死地,也确实有大量中国企业在这中间倒下了。中国制造的崛起,是在荆棘中杀出的一条血路,能有今天的成绩,非常了不起。

       同时,在反围剿过程中,最大的共同经验与最有效的手段,就是要独立自主。不管合资、收购股权、制裁、生态封锁、关税、禁运还是其他,独立自主地拥有自己的技术,永远都是最好的反击手段。

       这也说明,手段是附着于基础力量之上才能发挥作用。不管对手的围剿手段如何千变万化,只需要加强技术、人才和资本三大基础力量。基础上去了,自主力量够强了,不管对方用什么手段,都能化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文作者宁南山,文章原发于微信公众号“宁南山”(ningnanshan2017),经JIC投资观察编辑加工。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JIC投资观察立场。

查看附件

Related reading

相关阅读

首页 ? 观点 ? 列表 ? 先进制造浪潮